Saturday, April 14, 2007

我竟然會去野餐

我人生第一次野餐,是往蘇格蘭 Abbey Craig 參觀與 Wallace Monument 有關的景點途中。那裏有山有水有瀑布,還有我愛的麥當勞包。

今早我隨友人去野餐,地點在 Ulu Yam。去到了那裏,我就一直要找瀑布,後來終于讓我找到了一條我堅持說是“小”瀑布,其他人卻認定是“大水溝”的東西。我們將就著在湖邊鋪上草席,然後開始聊天吃東西。

其實倘若不嫌棄的話,說真的有此朋一席,其實也可過得挺寫意,可是那地方蒼蠅真的是太多,然後你如果不把眼睛望著湖,就會看到湖邊那些遍佈一地的垃圾。我們到之前,已經有印度同胞三人在釣魚,太陽開始炎曬以後他們閃人,卻慷慨地留下蟲蟲一罐。蒼蠅聞到腥臭,馬上棄咱的便當轉攻蟲蟲,我們倒也樂得輕鬆。

我架著茶色太陽眼鏡,在草席上躺下望向天空,四周一片寧靜。轉頭看,那湖一望無際,美是美,可只要一擴大視線範圍,就會看到不堪入目的千蒼白孔。我與迪四目交投,心裏都明白,咱兩人的心思,關於野餐,可以說完全是卡在蘇格蘭那裏,既不能也不要做比較的了。

2004,迪填飽肚子后,在一片山明水秀中靜靜享受他的咖啡。那是大D 的咖啡,而那咖啡一點也不輸給別家咖啡屋的咖啡。

迪與我到英國出席大弟的畢業典禮,小弟那時才剛離家不久,而今轉眼已經四年了。

3 comments:

文鋒起吾 said...

野餐,好遙遠的事啊...

胡狼 said...

咖啡一點也不輸給別家咖啡屋的咖啡。。。
口水留了。。。想起来,已很久没有喝好咖啡了 T.T

decors said...

文鋒起吾:那时我刚巧有事找朋友,所以拨了通电话给他。在电话上我故意告诉他我在野餐,这里有山有水有什么什么的,他不疾不徐地回了我一句超绝的话:“我是山里来的孩子,只有你们这些 city kids 才会对野餐那么崇拜 ok?”

胡狼:我无咖啡开不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