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5, 2007

通行情緒許可證


大概兩個星期前的事。朋友說,她聼《我懷念的》聼到哭。她很懷念有好朋友的時候。說著的時候,她的眼睛朦上了一抹淚光。我裝作沒看見,不願說出什麽可能會愈發刺激到她的話。

我說,人越長大越知道什麽不能假裝。我不相信友誼萬歲很久了的,倘若今天有個肯聼我説話的,有個肯在我情緒低落時說句鼓勵的話的,我當下就馬上珍惜了。我想大家都要那樣。

今天一向説話溫和的同事對某件事情不滿,直接提高了聲量。我在她挂上電話以後 MSN 了她一朵花,然後我看見她走向廁所。她後來承認她確實氣得掉了淚。

我常常能馬上進入領略狀況,對於別人的情緒。我總是能感受你感受著的,所以我會一直那麽孤獨。在情緒感官這一塊,收留我的地方叫孤島。

這刻,我對自己說我很難過。

1 comment:

Clarence said...

原来《我懷念的》是这样来的。。

其实我觉得人越長越大更能装得perfectly.. 只是, 有时候对某些人或某些事还是会选择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