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2, 2007

Sunkiss 安息

除了愤怒,我其他的情绪反应通常都慢半拍。

当年独自离家,整个过程我很坚强、到了墨尔本独自搭车我也若无其事,甚至站进了人去楼空的我的房子,我还是没哭,直到一切安定下来了,我回学校上网检查邮箱,才开始泪流满脸。那一刻我记下来了。是满满满满的想念和我一定要坚强。

外婆走时,刚踏出医院的我几乎是马上就接到通知,却也没有回头再看她一眼,反之,我却是回家昏沉地睡了三个小时。再见到外婆,她已是被重新整装。我看着长辈们把外婆收敛入棺,我依然没有反应。直到晚上道士为外婆招魂。他掷杯掷得一正一反,瞄了那一正一反后,他喃喃地说了声“一请就到”……跪得直挺挺的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忽然决堤。那一刻我也记下来了。那是重重重重的想念和心疼。外婆在承受了那么多委屈,走后,还是没有为难她的子孙后代,还是那么容易满足。

我的狗,Sunkiss,它刚刚死了。从地上一小撮的血迹看来,我推测它是看到老鼠经过,咬了老鼠却让老鼠逃走,不甘心之际发狂乱扯,因而被狗链勒死了。
大弟回来后,第一句话对我说的,竟是:“你为什么没有救它?”

我不懂该怎么回答我的弟弟。
我没有想到它会死。我以为它只是发发神经乱吼乱吠。
我不知道它竟会在我面前四脚一伸。
我没想到它会死。

虽然我到现在还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我知道再过一会儿,我肯定会犯忧郁。

5 comments:

『雷門與江邊鳥』 said...

你是用哪种狗链?怎会勒死?
节哀。

decors said...

就是最傳統的那種鉄鏈。

carl said...

真的吗?真的很难想象被狗链勒死!

阿祥 said...

可能是被老鼠毒死的!

decors said...

阿祥,老鼠毒會那麽快生效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