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6, 2007

你不會每次都那麽幸運

爸像是忽然老了二十年那樣,媽媽的白髮一夜之間全跑了出來。

當一切落在受控範圍以後,弟弟漸漸鬆懈下來。我在為弟弟擦試殘留在他指甲裏頭的烏黑血跡時問他,今晚我留下來陪你好嗎?他麻醉未過,只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又昏睡了過去。我把手帕用熱水多澆一遍,然後為他清潔臉部。他臉上尚存血跡,和干了的藥水,加上他右眼暴腫,整個容顔逐顯得格外陌生。我怕牽扯到他額頭的傷,於是用輕得不能再輕的力道為他擦試,等到他臉龐恢復乾淨,我才松了一口氣。

弟弟整整過了24小時才終于接受了他已經完全安全的事實。精神一鬆懈下來,馬上被麻醉葯的副作用折騰:嘔吐不止,頭昏腦脹。我從早上就看他睡睡醒醒,神志算是清醒,不過醒來的時間很短。那事發當時在車内的女生前來探訪時,弟弟剛巧醒來,他只問她一句話:“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麽事嗎?你差點被拖下車。”女生事不關己似地微微笑了一笑,我看了就有氣。弟弟在下次醒來時,終于清楚地交代了整件事情的始末,也搞清楚了爲何女生打死不願承認她當時是已呈爛醉情況。

我後來跟院方多要了一張床,直到入夜,才聽見弟弟漸漸打起沉穩的呼聲來。

我是想說,80 年代生們…… 我不知道80年代生后的孩子腦裏裝的是什麽?生活真的有那麽多的不堪,你們真有那許多壓力?聚舊就聚舊,幹嗎要喝那麽多?你總不能因爲不必付賬就拼命地喝吧?何況女孩子家,無論你對你朋友有多信任,都不能那樣放肆不是嗎?父母不是從小灌輸要潔身自愛的觀念的嗎?我是想說,你可以儘管喝,只要你不連累旁人;你有資格墮落,但不是每次都會有人捨身救你!雖然是說,幸好你沒被拖下車;雖然是說,幸好送你回家的是我弟而不是另一個女生;雖然是說,幸好大家做到了全身以退,我還是忍不住得說:我弟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和你這人做了同窗!

12 comments:

nottyboy said...

醬的人?唉... ...

懒人 said...

坦白說,上一篇時,我就想要干你弟的女性朋友。

為什麼一個女孩要喝到這麼爛醉,若是被人拖去先姦后殺,殺了又姦,她自己本身該怎麼辦。

真是累人的廢材,以后你跟你弟說,少跟這樣的女孩來往會更好,一個不懂自愛的女人。

並不是說女人不可以喝酒,而是在這樣治安不好的社會,即使要醉也要保留七分醒。

如果不是你弟,可能存心不軌的男人早就借酒行兇了。真是欠揍的女孩。

Carl said...

我比较想知道:爲何女生打死不願承認她當時是已呈爛醉情況!?

Carl said...

生活真的有那麽多的不堪,你們真有那許多壓力?-------- 因为他们没有人生目标,因为生活太舒适了,因为他们没有看过洋酒 。。。 呵呵!

Princess D said...

这个女的不负责任,交不过。对自己也一样不负责任。

我当时也在想要不是你弟弟舍身救人她早就给人轮大米了。

decors said...

nottyboy: 难以置信吧?

懒人:准备要喝醉的话,买回家去喝好了。喝酒要有酒品,像打牌要有牌品那样。

carl:本来是有打算要洗心革面的说。在留学时已经醉名远近驰名,想回来以后改头换面,我弟信错人。

D:也许对她来说被轮大米也无所谓,反正她今朝有酒今朝醉。无论如何事情到了今天,我弟不笨,他知道该怎么做。

其实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想,其实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我们,我是说,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华人,我们有可能让事情变好一点吗?将来如果不想再听见或者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会不会今天起我们就对所有土著都面带笑容,那这些罪案会不会少一点?

阿祥 said...

其实事情都发生了,也无须在追究些什么。人平安就好。

有时候一个表情还不能看出什么端倪。稍安毋躁。

letter said...

glad tat your bro is getting better.
be strong.
those ppl might be locals might be foreigners.
bad ppl are everywhere with every race.
at least now you show your care to the country itself and start to think about race relations.

『雷門與江邊鳥』 said...

对,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有可能让事情变好一点吗?如果只要罚罪,被抓到就是死刑,那还会有人来冒险吗?虽然是过分点,但会马上见效吧。

『雷門與江邊鳥』 said...

不然就去考个警察咯。(有用吗?)

nottyboy said...

也許她已經變成油棕園或水溝裡的裸體女腐尸了... ...

林芳 said...

經一事﹐長一智。
也許交朋友真的要張大眼睛來看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不知不覺也陷入中。
朋友﹐可化為。。。 肝膽相照﹐酒肉朋友﹐職場夥伴等等的歸類﹐
那該把她歸為。。。。。﹗﹗﹖
但保持距離﹐但還是可當朋友。

劫奪案﹐天天上映﹐日日發生。
唉﹗死與非命﹐才可上報。
記得還記得﹐去年某個清晨7.20分左右﹐
發生在某個戶外公園停車場內的劫奪案﹐
土匪不單是強取豪奪女方的手提﹐連車子也是一起被搶奪。
路人皆知想幫一把﹐但是三名大漢匪拿著巴冷刀劫持﹐
身為旁人的我們也是愛莫能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