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4, 2007

小孩子才做得出偉大的規劃

我在一個月裏不停在不同的地方對著不同的人重復說著同一句話,那是因爲我越來越對那种説法有信心,因爲聼的人根本無從反駁。

印象中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人來找我訴苦或抱怨,因爲找我訴苦抱怨沒有用,我不負責情緒處理。畢竟能夠被敍述出來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訴苦和抱怨沒建設;而那些說不出來的難過往往就只有自己可以體會。


那晚我被困在遍地泥漿的市中心,不帶一絲憤怒,我慶幸自己掉進進退不得的局面前已乖乖地去上過了個廁所,也暗暗慶幸自己沒有開車,而開了很久的車的阿乸第二天挂了,他背肌頑疾捲土重來,針打了兩支都好不起來。剛才我跟他上了個瑜伽101,發現他連屈膝都有問題。很無可奈何的事,而無可奈何的事總是理直氣壯地讓人焦躁卻説不出一個所以然。

我想起前些日子不斷被雨淋到的那些時瞬,和在墨爾本淋雨時不一樣。一堆怒氣沖沖的人擠在怨氣沖天的車龍,我步行著閃著一灘又一灘的積水,不斷地找一隻有緣的腳,想狠狠地踩一下下,然後跑開,並在雨中笑出聲音。然後我想起那是小時候才會做的事情。然後我想起我小時候做過許多決定,規劃過許多事情 —— 最單純也是目前對我來説的最偉大。我活到目前,最偉大的決定和規劃幾乎都是做在我小時候,那時不知世界大並到處充滿陷阱與險惡,卻偶然並意外地將夢想和想做的事伸展到了最遠最遼闊。像 6 嵗時我決定把兩件上衣、兩條褲子和三條内褲隨便放進大毛巾,打成了個包袱狀就想離家出走…… 比起現在不敢離家太遠的我,小時候的我畢竟是有勇氣太多。像今天,我終于再也記不牢新同事們的樣子。記不牢的定義是我一轉身就忘記了他的樣子,在碰面后的三小時再見到對方,我完全想不起他就是三小時前剛與我握過手的同一人。即便是發生了這種事,即使我終于意識到自己對事物的毫不關注已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

我只想好好地讀完一本書。
或再好好地再聼一遍 Damien Rice.

2 comments:

林芳 said...

同事們常對我說﹕畢竟隨著年齡的增長﹐腳步也就越靠近“老人痴獃症” 。
它是會把往事記得一清二楚﹐而把近日的事件留下模糊的影子。

decors said...

林芳:本來在想這樣的一片文章應該不會有什麽回應,因爲讀的人應該都不會有什麽感想。其實我想說的是,人越長大越怕出錯,其實《花》劇有句話説對了,就是逃避比做錯決定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