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 2007

4 hours conversation


我不禁想,如果我不承認你加諸在我身上的罪、對你把我說成你認爲的那樣很感冒;對你只記得我在某种特定情況下沒有好好地與他人合作的做法很不以爲意,你說那樣能改變一些事情嗎?

我不那樣覺得。

我在那個時候只想做好份内事,以我所有的知識,不偷工減料,也沒有因爲不爽而故意留下老鼠屎,我甚至沒有做少一點,我童嫂無欺,而我那樣說,你將同意嗎?你當然要同意,我做的東西將矗立在那裏五年到十年,直到那樣的科技被更新被取代,如果我沒有認真地做,你說,我逃得了嗎?你看似接不上話,於是你轉個話題,你說,我執行任務時像行屍走肉。親愛的我告訴你,聼你那樣說我沒有要否認,不過我差點就笑了出來。

你想怎樣呢?在那樣的工程那樣的環境,誰笑口常開了呢?對於不想有任何關係的人我縱然非常不原意,但畢竟還是保持了基本禮貌,可是因爲你“認識”我、“懂”我,所以你知道我以虛僞的假笑配合著委曲求全的指定動作,在我背後根本找不到誠懇。我的禮貌表現著一種拒絕,所以你說,You've got no heart,你說,you were the first who gave up.

親愛的我跟你說,我沒有give up,從來沒有過。我並沒有背棄了什麽,因爲我本來就沒有想要從他們身上攝取任何東西。以前你說我在一個工程往往只是看到了我自己,思前想後以後我也同意你所說的。後來我也覺得我實在不應該沒事沒事就爲難自己,反正大家要的是進度,所以我也那樣地相信了。

所以在後來的日子我少說多做,我以進度速度為目標,我們不說私人恩怨,我們不講是誰犯了錯,任何人犯了錯不管是不是disaster,沒有人要扛的話我就扛了它,我要的是 yes i am now owning the mistake, what's next? 只要他們當中有一個人說了一些點,我將馬上給予支持。大家的common goal 是工程的進行速度,我們必須要在每個擬定好了的日子裏收到款項。

這些都是你告訴我的,你怎麽現在才對我說“除了進度和款項和 figure & number 以外,我們還要有 heart?”

而且你知道嗎,我們今天四個小時的談話裏,你沒有説服了我,我也沒有説服了你。然後我只是光用想的,就意識到你和我爲了説服對方而弄到各自的頭痛有多嚴重。

2 comments:

min said...

一个人的程度,是骗不了的。你的文笔,真的很好,很有深度。。工作就是这样,只要自己心安理得就好。。

decors said...

min:估計這樣的文章應該不會有人敢回應,你還真是勇敢的說。(大家只會私底下關心一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