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8, 2007

發癲

除了不斷感冒,最近日子過得不好不坏。

昨晚回家時聽見陳奕迅唱《浮誇》,回到家就把上次沒被偷走的Get A Life Live 拿出來。今天早上上班時聼,竟然就入了神走錯了路,本來要到拉薩路的客戶處,卻走到了上星期接受培訓的酒店。

我今天沒聼《浮誇》,我聼《防不。勝防》。深省。我想每段愛的初期或過渡期,大概就是這樣:

“時時漏夜冒昧探你
將瑣碎東西帶走
然後又放低”

我記得真的是那樣。

我忽然記憶起從前渴望被愛的那些時候。
冒昧探望希望那個誰,那個oh-puh-lease那個誰看見了我,我寫些超級厲害的但是如今卻無論如何無法再寫得出來的詩/字/詞句。

大家都說愛能改變一個人,我倒覺得愛總會讓人變獸,從暈眩夢幻中醒來就同等於那獸終于飽食了口慾,不再胡亂發狂。問題是,生物總是會有飢餓感,那不就是在宣稱一件事情:人還是時不時會變成獸的?

說了一堆廢話,其實我只是很懷念自己曾幾何時愛瘋了那個誰,那個oh-puh-lease那個誰。懷念瘋子般的自己的過去。

4 comments:

C said...

我还是会继续地的疼你的! =)

p.s: 唉~ 坐飞机过来然后转搭 Pos Office 车子的陈绮贞签名封套啊~ 到底流落到哪一个角落呢!? T_T

de Cor's said...

C,封套與光碟分開放,僥幸地保有了那個親筆簽民封套。感恩。

C said...

哎呀!还是搞错了(虽然之前你对我说过!) paiseh!

那我要感叹一下:唉~不知道那个贼有没有听见那张CD,会不会感动到以后洗手不干呢?

xiaoxiao said...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