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5, 2008

假 象

我踏進了全新的另一個世界,一個人人自稱/互稱“藝術家”的世界。然後我發現,藝術家世界其實還是從同一個世界分裂出來的。像我這樣的人,跨國界似地把一只腳踩在本來的世界,然後小心翼翼地把另一只腳踏上那裏的平臺。我一直覺得那個世界的人都應該比較祥和,我會這樣想完全是因爲自己在開始往返那裏后心境漸漸平和,原來還是錯覺,我毫無預警地碰上了會發火的藝術家,藝術家甲破口大駡藝術家乙,並且用著最粗糙的語言。我的祥和世界在那一刻破滅掉,原來我還是不適合發夢,我太容易清醒。本來碰上會發脾氣的人對我來説很平常,然而在我最心平氣和走在祥和地時碰上這樣的事,我只有在那一刻完全呆掉,不思考。

3 comments:

Carl said...

你把‘艺术家’这三个字美化成自己心里的一个世界,却忘记了构成艺术家的本质 - 人类!

人类嘛!本来就是这样,你猜不到,也不需要去猜。

de Cor's said...

carl, expectation 嘛。:)

egg said...

我已经没有思考的就进去那个梦想的世界,(其实是应该有想过啦,不太记得也不敢评估有多仔细)而本来的世界要回头踩,真是没有去想。专心随意的做我喜欢的音乐

在追求美/艺术的时候,心情总是会很祥和,觉得这样最满足:)

看到你写的,让我想起以前让我很不爽的一个没有实力的人,靠手段成为制作人,那时候觉得自己的美好梦想被沾污了一样。

什么人,好人恶人善人怪皮都有权利追求梦想,用自己挑的手段,i dunno how they enjoy it if it's dirty. 我也不用管吧,自己继续enjoy自己的路就很好了:)

(发现太久没有写东西/感想,表达起来怪怪的,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