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4, 2008

剷雪是很辛苦的

定居加拿大的K終于騰出時間與我碰面。為了見他,大老闆與我有了協定,然後二老闆不爽。不過這都是題外話。

星巴克的latté,一定要是 grande to go 才會好喝。K 沒有讓我等很久,半途雖然走開一下子,卻也從背包裏掏出他的Zune。他說,拿去玩吧。

於是我看了他的生活照,他的兒子他的妻,他在加拿大的家。
和他聼的歌,You raised me up.
然後他回來。我們繼續。

K 知道我與迪已將加拿大納入移民考慮表后,語重心長地問:“有滑過雪嗎?”
我答:“有。”
K問:“喜歡剷雪嗎?”
我:“……”
K:“剷雪很辛苦的。”
我:“……”
K:“墨爾本比較適合你。”
我:“嗯。”
K:“加拿大一年五個月都是冬天,我回來時那裏的氣溫是負8度。”

現實是殘酷的。而K 是個無畏現實殘酷的人。

我慶幸我有個無畏現實殘酷的朋友。當我對未知前景忐忑不安時,想起這些朋友看似無意卻有意的話,我知道有人比我更勇敢,而我,如果他能這樣,我知道我也總能像他那般,勇敢。

* 後來我們從書店星巴克轉去門口邊的星巴克,與另一個他的朋友會面。這樣一聊,竟也過了四個多小時。

總結來説,就是六個月后他方便讓我去找他。

1 comment:

Wei Lin said...

我也欣赏他.他的歌喉,创作都是一流的....
其他的私事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