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5, 2008

生活,蛋的戒

那天清晨,我手捧著迪煮的不加糖咖啡,在露台站了很久很久。嘗嘗,太燙,於是繼續捧著。我依然無法喝太燙的東西。

我想,我活了快三十年,目前應該是這些年來最富足的時刻 - 不負債、父母健在、兄弟姐妹健康;事業不好不坏、丈夫除了煙癮重,沒有其他不良嗜好……我微微地對著生活笑了起來。
***


之前說的新嘗試,開始了快三個月,終算叫做殺出了一條血路,接下來就是想辦法要如何進步。最後還是覺得有目標是好的,人有欲望才會進步。活得充實,就沒有時間無聊。
送給蛋的戒指,非常倉促地完成,所幸戒指本身設計是怎麽弄都會好看的,前提是顔色要選對。我早上醒來,找牛奶問荷包蛋的手指尺碼,他不懂,只說應該比我的小;電話卦了才想起自己不知道荷包蛋喜歡什麽顔色。再撥過去,牛奶就沒接電話了(應該是去了大便),我腦筋一轉,應該疼愛荷包蛋至極的阿飛會知道,就撥了給他。他說,深綠色吧。後來牛奶回電,說哎呀她沒有什麽特別喜歡或不喜歡的顔色的啦反正就是喜歡那些髒髒的顔色……像深綠啊那些……
牛奶果然還是比較知道荷包蛋。
戒指你喜歡嗎?

5 comments:

~小女人~ said...

戒指很美,照片也拍得很唯美。

不要以为我是在擦鞋!

Carl said...

应该是青色吧 ---
应该深绿色吧 ---

听起来好像一样吧!

蛋 said...

我很幸运:
1)成为这枚可爱戒指的主人
2)有yo, carl, milk 这样的朋友
感动!^ ^

de Cor's said...

小女人,謝謝!
carl,是一樣啦。
蛋,你完了,你落了川。

milk said...

我不是去大便,只是刷牙洗脸.

我真的不知道她的手指有多大.可能是因为我的手指太粗大了,握过她的手都觉得没有feeling,因为太细小了.

真羡慕,去kl一次就有那么棒的礼物.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