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墨尔本,春。

说起来很不可思议。

这里已经是春天,树的枝节渐渐发芽叶子渐渐长了出来并且伸沿伸长,整个城市活了过来。

而天气的操作方式是这样的:从前个星期起就每周六铁定烈日当空,于是我变白了又晒黑了;周日天气是适合我游荡的,虽然有点冷,可是猛烈的太阳会让我生气;周一则开始有风并开始下几场轻雨,天气会降到摄氏13度左右。

当今墨尔本已经不复安静。很多多说话很大声的亚洲人充塞了城市的每个地方包括角落。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没有人再在火车上阅读,所有人都戴上了耳机,有些是开放式的,而他们正在听着我受不了的印度电乐,于是我也把深海耳塞戴上,所有人住进自己的世界,the music itself unite the world, but the media player isolates people; 除了年老的一辈,比较年轻的说话不礼貌,不与人有眼神接触……

已经不一样,不再一样。除了墨爾本的 13°C,都不一样了。这让我很感伤。

而这不是最糟的。

糟的是,那些不为我所能接受的,竟然已经成为这个我深爱的城市的一部分。外来者太多,原住民比我想象的脆弱,他们原有的美德文化与温柔没能感化外来者,反而渐渐被涂染,失去了我深爱的那个 shade of color.

但我还没有开始思考接下来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

5 comments:

ks said...

所以说,记忆永远是最美丽的。。
怎么办?还会不会移民去那里?

lh said...

公主,你什么时候回来?

TL said...

你在墨尔本的生活真的让人非常的妒忌。。。且羡慕。。。

好好的感受这一且吧:)

de Cor's said...

ks,谢谢你咯!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LH,很久无人叫我公主了.T_T
tl,是很令人羡慕一下,谢了.

阿祥 said...

和这里的情形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