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3, 2009

依賴

我千二度近視,600 | 600。

我從來沒試過不戴眼鏡開車,直到昨天。

昨天很熱,我逼前男友陪我囘娘家去pasar malam 買垃圾食物。然後他開車,我因爲實在累,所以把眼鏡摘了。

 

頓時整個世界靜了,美了。

 

前男友永遠不能明白,因爲他的 perfect eyesight,我看見的世界。我看得不清楚,世界卻因此變得美麗。我試著解釋、描述,但我知道他無法想象。我看見的是所有的燈:路燈、車燈,車道廣告牌燈,全都是圓形的、柔和的光。所有東西的距離不一,可是我看見的圓燈都同樣大小,絲毫不刺眼。車子開上高空車道,我向下望,看見車龍,不過我看不見車,我只看見很多黃色的圓,重疊著一路排著下去。

 

我看不見路的盡頭,我看見光圈漸漸變小。

 

我不需要看得很清楚。我喜歡我不必看得很清楚。當我可以完全放鬆完全依賴,世界美了起來。

3 comments:

Vig 威強 said...

我跟你说啊,
只有脱下眼镜的时段,
感觉很梦幻,脱离现实,
也只有在那个时段,
整个人感觉很不实在,
说真的,
有些人事物,
不要太清晰,
会舒服多了!

这篇文,
我很有同感!

Joey Lim said...

600/600是小儿科啦!我还没做lasik之前是1100/1000。。。那时候根本连黄色圈圈都看不见,哈哈!

阿祥 said...

眼不见为净,盲了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