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当下与刚过去

撰写于:July 5, 2006

「難道我們不是一直在失去前一秒看見的東西。早晨醒來,甚至沒有察覺地,再也無法以昨天的眼睛看世界了。昨日的視覺,它像一種珍稀的鳥禽悄悄地絕種了。」

洗澡的时候,这句话忽然飘进我的思维。本来闭着的眼睛张开。是张惠菁的文字。

刚才在塞车的时候看了两个章节的书,却忽然想起那份逐渐成型的策划书里漏掉了一条重要步骤。我本来想马上取出电脑记录下来,却因考虑到安全问题而作罢。匆忙间,只取出手机录下声音。到家以后火速开机,要点还是给忘掉了。幸好录下了声音。

最近老是这样,“当下”被“刚过去”打断。整理好了“刚过去”再回到当下,就忘了刚刚过去了的“当下”想的是什么。而张的那行字,精彩的部分在那句子以后。我从洗澡间冲出来,走到书架前,站了好一会儿才呆了一下。书今天早上才借给了 LH。呵呵。

「从此以后,我们只能以今天所能看到的,最接近的东西,来比喻昨天逝去了过去。」- 句子大致上是这样的。等书回来了,再对照检查。

4 comments:

decors said...

各位,这章是纯分享,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

decors said...

採自張惠菁『你不相信的事』,「四二」昨日的視覺.

好像我們不失明似的。難道我們不是一直在失去前一秒看見的東西。早晨醒來,甚至沒有察覺地,再也無法以昨天的眼睛看世界了。

昨日的視覺,它像一種珍稀的鳥禽悄悄地絕種了。它族類的最後一只飛遍密林找不到交配的對象,且樹林像過小的布景不經久飛,忽然它發現自己闖進山坡地邊的高樓社區,像是走出了攝影棚的楚門,死時也就落在某棟大樓的公共設施中庭裏,被當成麻雀埋葬掉。此後生物學家要說明這個物種只能舉出同屬的,或是同科的其他物種來混充。

昨日的視覺是類似那樣,在不知不覺中就消失了,此後只能以今天看到的,最接近的東西來比喻。(而大多數時候你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只是在比喻。)

阿祥 said...

当你看见小鹿骑上虎背有所动作而老虎没有吃掉他的意思的时候,就是那种感觉,那种无奈。。。。。

decors said...

阿祥,是小鹿只顾着自己爽,不能怪老虎不解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