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4, 2007

不是朋友

思考着什么样的自私,是最自私。

你说:“我们不能只是朋友。”
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和你,不可以是朋友。

你在我眼前坚决地转身,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走后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究竟哪里出了错。
我躲进一个人的世界,希望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可以理清我不明白的事情。

于是所有画面都清晰了起来。
才发现每隔几秒钟,当我的思绪从一个可能性延发去另一个的时候,画面的背景都在改。前一天,我才在担心你会不会太委屈,后来才知道原来你来,其实只是想把所有你觉得你不应该承担的,全部都留了下来。你曾在很久以前无意间说过,说我很“方便”,到今天我才终于明白了那句话的涵义。

你说你生气,气我没有给过你机会、气我选择了留在亲手推我走向人生最低潮的人身边。你说,你不是说他说要买房子给你的吗,现在房子呢?(而我明白你话中的隐喻,你是想告诉我,你在我告诉你他打算买房子以后开始积极地物色地产,你现在是手持着豪华房子对我说话。)

我知道我容易被误解,可是我从没想过你也会误会我。其实当我说他已经打算买房子了 —— 我的意思是,他已经有打算与我共度余生了。他是我打从 2000 年开始就决定要与他一起变老的人。

看着你忿忿不平的样子,我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万一,我真的是即将误了自己,那我该如何是好?

在找不到觉得会明白我正在经历什么的倾诉对象的情况下,我被迫坚强起来承受着你来了又走后所遗留下的副作用,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被善待着的,现在才知道并不是。你在我需要许多肯定时对我抛下了更多疑问,而那无疑是在雪上添霜。你理直气壮地表态,说我们不能再是朋友,仿佛你一生人之中最错就是认识了我,那样。所以当亲爱的友人在察觉出我的不对劲,很善良地于百忙中抽出了点时间为我捎来了超短的一封邮件,简洁有力地说了句鼓励的话时,我瓦解了。

我伏着哭了好久。忍着不哭出声哽痛了我的喉咙。我始终没有对谁说起关于你。直到前天晚上对着正在犯忧郁的 J 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起话来时,才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其实并不是很惨很惨,不过就是在独立承担一些重量罢了。对着J,我娓娓道出我的委屈,说完以后才惊觉自己竟是像在轻描淡写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那样。

我知道我走过来了。

关于你说的我们不能是朋友的事情,我想,我也只能那样了。

我们,应该也只能是那样了。

8 comments:

文鋒起吾 said...

"我也只能那样了"

領悟這一句話的過程是痛苦的,領悟的結果卻是淡然的。

Princess D said...

那么小器的男人。

懒人 said...

他到離開前,還不瞭解你,不明白你所說的話。

男人有時就只會站在自己的角度,來解讀女人的思想。而他們從不知道這是錯誤的解讀方式。

阿祥 said...

廖,你是不是舍不得被善待的感觉?

懒人,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事物的,和性别无关。

Carl said...

亲爱的,来抱抱。
(虽然我看不懂你在写甚麽,不过,阅读完后,只想给你个抱抱)

decors said...

文鋒起吾:人生中有太多無可奈何的事了。=)

D: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決裂了,只是覺得還是有點可惜。

懒人:不同的成長環境,促使他對世界存有過分唯美的幻想,他當然知道自己了自己確實很自私,只是不知道他自私的程度,竟是我長這麽大以來所見過中的,最自私。

阿祥:我不會不捨得被善待的感覺的,我很久以前就知道被善待不是必然。

carl:等你終于開始有感情世界,你就懂我在說什麽了。=)

seasonc said...

終於看到有血有淚的你, 可喜可賀.
別忘了, 我們都是自私的, 可以走到'不能做朋友'的階段, 他必然是很喜歡/愛你. 我了解, 因為我和'他'也不能做朋友了. 說我自私也罷, 我是.

decors said...

seasonc:我其實沒有太多的感情可以浪費,所以比較喜歡保持冷感。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