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07

明年去臺北

s圖片攝於墨爾本 St. Kilda Beach


狗 P 這名字不是我取的,是 Botak 那樣開始叫的。

狗 P 是我大學同窗,臺灣人。我認識他時他已經在墨爾本混了七年。我離開墨爾本后他沒走,我以爲他不會走了的,可後來他還是走了。

大三的時候,他老在半夜的時分過來找我溫書,我讀我的他讀他的,餓了,就我弄吃的給他,或坐上他的車出去找吃的,偶爾會叫Botak 一起,有時不會。他曾在讀書讀到很悶時告訴我,他不回去臺灣就不必服兵役。我問過他爲什麽年級小小就被丟過來墨爾本,他說他媽說留在臺灣肯定會被人抓去關。我不知道他在臺灣時是不是很壞,但是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已經是不壞的了。我認識的他,很喜歡用Windows ME 裏的Sound Recorder 錄他自己唱的陶喆的《流沙》,只因爲他不忿我錄了自己唱的孫燕姿的《天黑黑》。记得有次聊起各自家人时,我曾小心翼翼地问过他:“你妈竟会把你送走这么多年,你家又不是超级富有…… 其实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他听了以后,竟然一脸认真地对我说:“你说的这个,其实我也想过咧……我也有同感喔!”(不好意思,不过他真的长得与他兄弟姐妹不像:狗 P 轮廓深邃,他兄弟姐妹里没一人与他相似。)

所以那时候我们决定相信他是某个有钱人遗弃了的孩子,放了一大桶金顺便把孩子送给狗 P 他妈的有钱人后代。

***


其實在我準備離開墨爾本之前,他比我先離開,他說是回國度暑假。走前他來找我陪他到學校和城市辦點護照之類的瑣碎事,那天風和日麗。我隨他跑了幾個地方,他每次下車辦事之前都會把頭轉過來對我說:“等我喔。”我則會廢話少說地回答:“嗯。”然後他下車。下車以後,他站在車邊準備過對面的馬路。墨爾本的風把他的頭髮吹得煞是好看,他在風裏越過馬路,陽光把整個他襯托得很亮眼,我從車裏看著他的背影,心裏明白也許這一別,我們就不會再見面(後來事實證明我的預測沒有錯—— 這六年來我們就真的再也沒有見過對方,偶爾在 MSN 上碰到,他會問我何時回去臺北找他呀他會包我吃住包嘎料……那樣的話;而我就會告訴他可是我還是跟父母住喔你來的話必須住酒店厚。他接下來就會用髒話罵我……)

其實認識他那麽久,我有好幾次脫口而出告訴他說:“狗 P,其實你長得很帥。”,可是我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爲不想本來就很囂張的他更變本加厲。其實那些女生會愛狗 P 不是意外,他一直換女朋友也不是他花心,而是因爲他長得帥,帥哥的愛之路本來就應該比尋常人坎坷。

***

那天晚上我忘了是爲了什麽事了,只記得夜很深了我都還沒有睡,而他也是。結果我們在 MSN 上聊開,然後我們又開始話説當年。後來我發現,其實我們都沒有從記憶走開太遠,我還記得他的臉,也記得他每次和我説話的開場白:“chee bai”。* 臺灣人不會汉语拼音。

***

那天話説到最後,他忽然在結束談話前敲出了一句話:“corra,我們都很老了。”
我呆了大概三十秒的時間,才敲出一行回復他的話:“是啊。明年我去臺北找你。”

***

其實狗 P,我想做的,就是在這裡放話。
我將在明年來臺北找你。現在的我把話説開了,明年我就一定要到臺北找你。

我將履行我的承諾,讓你履行你的諾言,讓你包我整個臺北之行。

5 comments:

Hanz said...

他很帥哩!有賀軍翔&陳冠希的混合體。

seasonc said...

我輸了 ......

decors said...

hanz:很靚仔hor?
季節:不要緊,他不比你潮!

:D

odetorei said...

hey Corra, can I have your hotmail address please????

decors said...

ivy,我有你的郵址,我加你進msn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