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6, 2008

我把证件交给弟,让他为我挂号,就直接走了进厕所。

大呕特呕。刚好有女护士进来,看着我,摆起了“你怀孕了啊?”的模样。我还没来得及摇头,就再把头低下去吐个不亦乐乎。

Dr. A 看见是我,摇了摇头说:“你每次发烧都这样。”
我难受得泪马上聚了一眼眶。
打了一针,塞了一颗药丸,昏睡了一阵子,再循例这里敲敲那里打打,才放我回家。站在大太阳底下还会觉得冷,TMD。

晚上好不容易睡着,没一会儿就被冻醒,TMD,我可是寒衣长裤样样齐全了的!没办法,只好摸黑起来穿袜。

天气不好,各位同学多保重身体。

2 comments:

g said...

嘿嘿,朋友,

A happy soul will get well fast, and right now is the time to begin.

阿祥 said...

老师您也要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