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4, 2008

谢谢光临

谢谢各位同学,谢谢你们告诉了我,你来这里是为了我的文字,是为了关心我,是两者皆是。

我是从 blogspot 写起,后来转去无名小站,后来知道 blogspot 容许 html,才又回流了的。几个星期前才发现,yahoo 把我的无名小站拿下了,我写信去求,也要不回来。那里有我至少两年的点点滴滴,所以当我说,我非常难过我的小站被删除,你可以相信我。因为到目前为止,我活得最挣扎的,正是那段日子。我常常会连话都不想说,并且只有在悲伤的时候才会写文章,大洒狗血,渲染悲伤,夸张地申述生活对我的不公平,谴责世界如何对我不友善。后来有了一些历练,渐渐学会放手,慢慢学会接受,吃力地开始学习别太认真干着自以为很伟大的事……

于是这里才有了一些其他有的没的。

很多时候我写,并不是因为有事要记下来;我常常在生活里词穷。我常常看着一个人,有着满肚子想说的话,说到了唇边竟会被硬生生吞下。当我不确定,我宁可不说。我讨厌说错话。我是希望至少能做到世故圆滑的吧?可是那却是某种程度上的“不成熟”。

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常常将事情弄糟,却又毫无修补错误的本事。我一直做错,并且在大部分时候还是兴高采烈地继续犯错,虽然偶尔懊悔,却没有怎样认真地想要改过。那毕竟是最原始的我。

像以下这两个发生在昨天的真人真事:

昨天我受了伤回到了娘家,看见了亲爱的小B。他高兴地左手拿着玩具rhinoceros,右手拿着玩具goat goat,向我冲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并把玩具塞了给我,我接过玩具,拿起玩具rhinoceros 就把它尖尖的鼻子往绵羊的肚子插下去,并抬头对小B说,goat goat 死了 loh?小B很明显地被吓到呆掉,我姐在旁看着这一幕,马上把小B 抱走,然后转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可是小B是很喜欢我的啊。不久后他就又拿着玩具来找我,这次是他大力地推着他的玩具 ambulance 往前往后移,却不小心地辗过一头玩具cheetah,而他的父亲温柔地对他说“BB 不可以这样,ambulance 会坏……”,我竟口不择言地冲口而出“cheetah 死了loh!” 小B再次被吓呆,but this little man didn't cry,他比他的姨姨我坚强太多。

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恶意。我不是故意的,这样的事情我现在说出来也觉得很难堪,我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不想说谎,可是我更加宁可自己不说话。

p/s:我接受了你的建议,以后会常常练习。虽然那个做法其实与blogging 没差,都是在与自己对话,但至少在我身边活着的人的隐私可以比较有保障。

只是我不禁还是会想,当有一天星转物移,我们都变得太老,你会不会回顾一下,想起曾有个像我这样的一个人闯入过你的生命,你会不会尝试体会一下我的无奈,你会不会理解,我有多受伤。

5 comments:

阿农 said...

人家常说圆滑,世故,在怎么样的环境要说怎么样的话,做怎么样的举动,等等。
有时觉得那好像一种虚与委蛇。彼此都不准备接受彼此的真实,大家都要扮演预设的角色,以便维持可以预测的群体运作。
这大概也是因为我们本能上都倾向“避免冲突”,所以“满足别人”同时也期待别人满足自己。
满足不了人的,就被认为不成熟。

Anonymous said...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jianglong said...

無心之過,非錯
莫記於心,笑笑

bluecandc said...

宝贝 corra 你受了甚麽伤啊?

de Cor's said...

阿农:岂能尽如人意啊。
匿名:有理。
jianglong:汝说得是。
飞大哥:小伤,不足挂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