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0, 2009

閲讀

Wonder how time change us all.

那天我們到朋友家做客,吃吃聊聊到最後,大家開始分散各自活動,兩三個做一堆,四五個做另一堆,我從開始聆聽,點頭回應,到最後慢慢從話題中退隱,並在另一個角落的沙發上坐下。我呼了一口氣。所以我的手提包裏長期帶著書本。我環視四周,知道大家都不介意我走開,我懷疑根本他們就是很明白。我喜歡這個想法。然後很快地我就進入了狀況,閲讀是件非常……個人的事情。

 

張惠菁寫書的方式已經有所不同,字句間有種……很彆扭的幽默,很不自然,不過我相信那是因爲我還不適應。

 

但那不是最奇怪的。

 

奇怪的是朋友的妻。她大概和我歲數相差不幾,但孩子有三個了,已經結婚十年。

她走過,看見我閲書,於是停步,把手往腰上叉,說:“哇,這麽勤力讀書?”

 

我呆了呆,飛快地想辦法回應她,然後我緩緩地說:“啊是啊。讀爽的。”

她呆了呆,說:“讀爽?”

我皺了一下眉頭馬上又展開,望著她,點了點頭。

 

她也點了點頭,然後帶著跟在她身後的孩子走開。

 

然後我仔細想,終于明白了。

三個正在上學的小孩,磨光她整個自己。現在的她只記得讀書是為了考試。她只記得住,她的小孩,只會爲了考試而讀書。

 

從她的角度出發 —— 我很奇怪。沒考試,讀什麽書啊?

然後我想象,也許那天晚上開始,她發現了她可以只是爲了閲讀而閲讀。

2 comments:

carl said...

阅读的风气有待增加!
父母通常一看见小孩看漫画、小说等等通俗 或 文学类的书,都会阻止

de Cor's said...

我媽曾經因爲我沉醉于金庸小説而恐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