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傻瓜

像看電影似地一幕幕,那張像極了我的臉卸下,你將對的臉孔貼上。你還在說同一句話,你做的還是同一件事情。明天一早我們就到早市,會看見有人在水果攤隨手拿起一顆草莓,他先讓她咬掉半顆,她從她的口中用舌頭頂入他的口中,老闆笑著叱喝,hey 不要這樣,他說。
太陽很猛,但風很涼,漸漸地那雙肩膀變成深橘色、紅色、深紅色,痛啊,你說,但那明明是我的肩膀。 我穿著白色拖鞋,走啊走啊走到碼頭,好多人在吃健康早餐,我低頭一看,什麽時候連腳也換上別人的了。


沒由來一陣感傷。


然而當我們回想經歷過的每一場戀愛,原來我們都在重復一些無法割捨的小動作,對的恆對,錯則恆錯。我喜歡盤腿而坐,無糖無奶齋啡是我的每天不可或缺,我非常喜歡你喜歡我,但我將永遠不要接受你會為了保護別人對我撒謊。
但“永遠”二字,永遠在被我錯誤使用,對我來説,那時絕對不行的事,就是當下的那個永遠了。後來,我往後退開十五步,看你,你還是你,你身邊的我,那個被寵壞的樣子看起來可惡極了,頭髮忽然被風吹下來,臉被蓋去半張,你伸手將頭髮撥開,那張臉忽然變成別的樣子了。我在十五步以外看著,明白一件事情。


從此以後,女孩歸你,記憶歸我。本來要給你編織的長長長長頸巾,我決定我的一番好意要省下來了。傻瓜原來不是你,齋啡我戒掉了。

送你這首,新的 KOC 歌曲:24-25
She'll be gone soon you can have me for yourself
But do give
just give me today
Or you will just scare me away
what we built is bigger the sum of two
But somewhere I lost count of my own
And somehow i must find it alone
24 and blooming like the fields of May
25 and yearning for a ticket out
Dreams burn
but in ashes are gold.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