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8, 2011

久违了

今天工作不顺利。很忙,但如果单单只是忙,我会好好地承担起来。

但,不只是忙而已。

结果我都必须在电话上进行谈判了。主要是,以不对的身份去分派一些任务。该任务不难,只是步骤繁多。我能理解对方想尽办法塘塞,但我只得想尽办法争取。最后他说得要有个人做个决定才行。我飞快地想了想,我们没有时间,我们必须快。别忘了我已当了快 9 年的顾问,我已经习惯在必要的时候做一个推荐,或做一个决定。于是我将过去数月所得快速地在脑里处理一遍,做了一个决定。

对方的直接反应是:“You can't make the decision.”
我当下愣住了。

我觉得英文和中文的分别,就是英文可以将话说得较为温婉。那句不温不火的一句话,倘若我不谙中文,也许就不会那么受伤。我将声音越压越低,掩饰我被惹怒的事实,我用轻至极柔的声音重复他说的话:"I can't make the decision?"

如果我不能,我倒想知道有谁能。我说。

微软,他说。

微软绝对不推荐任何设定,除非你雇一个微软顾问回来将你的环境做一个详细彻底的考察,我说。(讽刺的是,我TMD的是个当了微软产品顾问快 9 年的人,幹。)

然后我冷眼旁观对方为自己失言而惊慌失措。

我拿着电话筒,沉着气抬头透了口气,看见 M 转头注视着我。我是因为他才会打这个电话的,我们早料到我定会遇到阻滞,只是我们都没有料到对方竟会出言不逊。而如今他亲眼见我受辱,除了满眼的不能置信,他脸也显得铁青起来。我转身更加细声继续谈判,不想让他再听。这其实不关他的事,我这个非正式的员工,名不正言不顺地被分派到进行分派工作与进行协调这种任务,即使我不树敌,即使我诚恳地只想将任务完成,也首先得面对人家“为何我要供你差使”这样的反应。

谈判进行到最后,我下意识地紧闭了眼睛,竟意外促使那该死的半硬隐形眼镜刺在眼球上,疼得我眼泪直掉。我慌忙用手揩去眼泪,却抑制不了不断往外涌出的新泪水。我匆匆将电话挂上逃进了洗手间,花了好一会儿才将眼镜取出再重新戴上。终于不疼了,但右边眼睛红肿不堪。我唯有再稍等了一会儿才走出洗手间。

洗手间外面的墙,依着个 M。

看着他,我就知道他误会了。我急忙对他解释我并不是哭了,只是隐形眼镜刺痛了我⋯⋯

他依然依傍在墙上。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
他脸上浅浅地堆起了个笑。
他轻声地问:”真的吗?“

刹那,我鼻子一酸。
是我久违了的,属于同事间的,理解和温柔。

4 comments:

Eng Seng said...

I may not be the person to give advice on this, but if you did thorough research and supported it with enough justification and facts, then you have done your best... It's their choice that they don't want to listen to you. Now only thing left is to get your boss to understand this...

+f e r n e+ said...

我要按like
尤其喜歡最後一段
起了少少的雞皮疙瘩

@ngel said...

这种温柔,有点危险。

nsp said...

哈哈..路过...加油!!